在光谷关东街街道登记的企业已有25388家

经济 2019-07-22 12:41:09 137

  暑期,青春之城光谷并未成为空城。“关山大道,我们来了!”7月19日,小米武汉总部客服部负责人揭文强站在关山大道光谷APP广场楼上兴奋地说。这天,包括揭文强在内,小米、金山武汉总部的800名员工,正式搬入光谷APP广场写字楼。当晚,有着小龙虾和烧烤的聚会,还会在不远的光谷天地、保利广场、光谷步行街举行。对于光谷关东街道上的百万光谷人而言,这是一个平凡而欢快的夜晚。

  据经济普查最新数据,在光谷关东街街道登记的企业已有25388家。随着光谷从一束光到一座城的蝶变,关东街道人口总数破百万,占东湖高新区总人口的60%,相当于一座中型城市的体量。

  “很拼,也很会享受”,揭文强说,这是“90后”的生活态度,在光谷尤其被放大,“以小米客服部为例,员工年龄结构偏年轻化,平均年龄不过23岁左右”。

  据了解,光谷35岁以下年龄人口约占七成,而这其中的70%,又都集中在关东街上。因为关东街上新经济企业较多,吸纳的多为青年就业人口,且在不断增长。

  关山大道是光谷的黄金中轴线%以上的规模企业。它是光谷打造的3条千亿大道之一,目标是打造成集创意产业、高尚居住、商业服务、研发办公功能于一体的创新溯源地、世界一流的光谷智道。

  关山大道光谷新发展国际中心内,7月11日,刚搬入一家在美纽交所上市的教育科技公司“流利说”华中总部。该企业在这里租下四层楼超8000平方米办公空间,定位为华中地区总部及企业人才基地,未来将容纳千人以上。

  “我们在沿海城市寻找稀缺的写字楼资源,入驻了由老工厂改造的办公点,而来光谷考察时,生长的大楼让我们感觉充满机会,这里的办公空间足以承载创新产业”,“流利说”华中总部的高级公关经理谢良梁介绍。

  “互联网产业大量吸纳就业人口”,东湖高新区“互联网+”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介绍,光谷第二总部就业人数已超过2.4万人,其中大量源自人力资源密集型的教育行业。

  7月17日,全国最大游戏直播平台斗鱼在美国上市。这条“鱼”就是从关东街游出。斗鱼只是这条街上众多“光谷故事”中的一个,仅在光谷软件园就活跃着400家企业4万多创业者。

  负责运营光谷软件园的中电光谷,其助理总裁姚华介绍,2014年前后,光谷软件园入驻企业就达到饱和,但目前400余家企业,仍在不断洗牌,活不下去的游走,小鱼变成大鱼,生态池外,还有人排队等待,每年,50家到100家企业进出,显示出极强的活力。

  关东街上,汇聚了光谷七成的孵化器,双创热情居高不下,不缺光谷故事的最初“脚本”——这里诞生了中国第一家孵化器光谷创业中心,中西部最大的软件外包聚集地光谷软件园,中国金融后台服务区光谷金融港……更多新兴的产业园区或写字楼还在生长。

  北辰里不远的光谷APP广场,光谷“瞪羚企业”艺画开天正在进行紧张的制作,他们刚宣布成为《三体》动画的联合出品方和制作方。这家企业从徐东的一家写字楼搬入光谷关东街,同一栋楼集聚了更多创业企业,企业相关负责人介绍,“创新需要碰撞,创业需要扎堆,人力资源更丰富,光谷办公空间大小和成本性价比更合适,区域政府针对文化行业的配套政策比较成熟,区域内的配套也很成熟,有利于员工的就近生活和居住,也有利于引进一些外部高端人才”。

  武大科技园总经理宋宏杰介绍,10年前武大科技园入驻企业110余家,人数4000人,目前入驻企业超过千家,人数超2万人。相隔不远的华工科技园,其办公室负责人聂丽介绍,10年前该园入驻企业89家,从业人数8896人,而截至去年底入驻企业340家,从业人数22050人。

  斗鱼联合创始人张文明说,斗鱼是草根创业起步,最开始就是两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,只有4个员工。那个时候,光谷很多地方也都是荒地,光谷的步行街刚刚修好,没有任何商业。“别看光谷软件园现在是人挤人,当初都是黑灯瞎火。那时候,光谷天地还是一片草地。”

  姚华回忆,10年前光谷软件园的确人不多,“当时这条街(关山大道)交通非常不方便,我们引进招商银行时,企业反映出行不便,为此我们专门跟武汉市的公交系统联系,希望公交能开进来,当时公交集团还犯嘀咕:这么点人,怎么结算?哪里知道这里已成了光谷人流量最大的地方!”

  最早,关东街多是农田、荒地,唯一的“人烟”集中在关山大道上的“关山工业区”,沿着今天的关山大道,有武汉汽轮机厂(长动前身)、湖北电机厂、鼓风机厂、汽车标准件厂、长江有线平方公里,形成了一个小型工业小镇。1980年考入华中工学院的汪潮涌告诉长江日报记者,作为学管理工程专业的学生,他还曾去长动进行专业实习,就近观摩大型国企的管理经验。

  到了上个世纪末,这批在工业时代有过光荣历史、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企业陆续改制、外迁。但“人烟”散去还复来。1988年12月,针对科技一条街已经集聚企业700家的情况,东湖开发区管理办公室谋划建设科技工业园,拟在洪山区的关东地区建设关东科技工业园。1991年,工业园区建设终于被提上日程,当年9月,关南科技工业园开工建设,12月,关东科技园奠基开工。光谷光电子信息产业园、光谷现代服务业园……一个个产业园区兴建。

  “产”已生,“城”渐变。光谷经历了第一次扩容,关东街最初的模样清晰。1999年,东湖高新区相继托管洪山区的钢铁、群英、关山、曙光4个行政村,2000年增加托管江夏区的郑桥、茅店、周店、东山、关南5个行政村和政院居委会,当时这“九村一委”人口为2.3万余人。这片区域,因地处关山以东而得名。

  2011年7月,已完成“城中村”改制的关东地区,获批成立关东街道办事处,下设7个社区居委会、10个改制公司,辖区人口22.21万人(包含楼盘、企业、大专院校人口)。

  随着光谷的蝶变,光谷新建社区及商业楼宇数量呈现爆发式增长,作为光谷核心区域,截至今年6月,关东街道下辖10家改制公司、29个社区居委会、130个居民小区、人口破百万,占东湖高新区总人口的60%,相当于一座中型城市的体量,辖区内共有4个派出所在全国也属罕见。

  巨型关东街,是光谷的一个“缩小版”,2012年至2018年,关东街道年出生人口从1740人增长到6900人,增长了近300%,户籍迁入人口从15240人增长到52642人,增长了245%。与这些数字以同一速率增长的,是光谷整体人口的增长,截至目前,光谷已有180万人口。

  据经济普查最新数据,在光谷关东街街道共登记有25388家企业,不论是创业中的中小型企业,还是外来的第二总部企业,他们构成了关东街人口的绝大多数,也共同构筑了这条街的创新创业力量。

  7月17日,斗鱼在美纳斯达克上市,华中地区首次出现一家市值超过250亿元的互联网公司。距离斗鱼创立不过5年时间。

  30多个人、300平方米的办公室,斗鱼最初从关东街佳园路上的几间办公室起步,又搬入关山大道光谷软件园F4栋楼,后在斜对面的光谷新发展国际中心新装修办公楼,发展至2200名员工,始终没有离开关东街。这里见证了“85后”山东人陈少杰“闯关东”的故事。

  目前,拥有2亿装机用户的斗鱼,已稳居中国最大的在线游戏直播平台。在互联网公司高度集聚的关山大道上,光谷新发展国际中心19层至21层,斗鱼新办公区刚刚完成装修,300多名员工陆续入驻。“地方不够用了”,斗鱼直播相关负责人称,斗鱼眼下的办公区域足足装满了17层楼。

  2017年11月,小米武汉总部金融港办公区正式启用。山东人揭文强,从小米北京总部来到武汉。他是2013年7月进入小米的,算是小米公司武汉第一批员工,做到中国区客服部运营主管,负责笔记本业务的服务,如今又成为小米武汉的拓疆者。

  年轻的小米、金山武汉总部,只用1年多的时间,实现了百亿产值。随着产值不断突飞猛进,员工数量也在不断增加。小米金山顺为武汉总部负责人刘国俊说,小米武汉总部落户以来,员工从入驻之初的不到30人快速扩充至1600多人。

  小米位于光谷中心城的小米武汉总部大楼正在进行外立面装修,预计将于10月份竣工,随后筹备进驻。目前位于光谷金融港的临时办公场地面积达10000平方米,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业务和人员需求,今年又在距离金融港不远的光谷APP广场,新租赁了13000平方米写字楼,19日,揭文强领衔的武汉小米客服部正式搬入。

  揭文强介绍,年轻的小米,当遇上青年之城光谷后,将更富活力。今年小米客服这边预计会到300人的规模,“关山大道附近几所高校为我们招聘提供了很大便利”。

  本月初,国内最大的线下Game Jam活动武汉站,再次由光谷企业铃空游戏承办。

  Game Jam作为一个要求在48小时内开发出一款游戏的极限挑战活动,最大的魅力在于在限时内互相组队,运用各自的创意与技能创造出最有趣的游戏,已成为全球游戏领域最具风潮的活动之一。

  而承办者的铃空游戏,已成为光谷游戏产业引领企业。今年以来,该企业不断受邀参加旧金山的GDC游戏开发者大会、京都的日本最大独立游戏展BitSummit。

  即使到了现在,虚拟现实设备也还没有普及,但铃空游戏的创始人罗翔宇已经推出了VR主机游戏产品。这位“85后”小伙是青山人,他在钢铁和石化行业环境中长大,从事的却是家人和邻居闻所未闻的新行业。他一开始就将企业安在了关山大道,后来又入驻了光谷北辰里,始终没离开关东街,“这里,有热气腾腾的创业气息,这里创新与世界同步”。